楊再平:銀行系統和資本市場難以隔離

北京新浪網 (2012-08-04 20:5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由董輔?經濟科學發展基金會主辦的“中國經濟轉型期的戰略機遇與政策選擇學術研討會──紀念董輔?先生誕辰85周年”定于2012年8月4日下午在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泰康人壽報告廳舉行。新浪財經視頻直播本次會議。圖為中國銀行業協會專職副會長楊再平參加論壇。

  楊再平:我先回應一下浩武說到銀行的兩點。妳說到的銀行兩點我都不太贊同,一個說股民救了銀行,我覺得這點誇大其詞了。中國的銀行確實曾經基礎上破產但不是股民救的,應該說中國的老百姓通過財政救了中國銀行業。確實不是股民救的銀行業。因為我們的國有銀行都是最近幾年才上市的。

  第二點妳說銀行股低是因為股民看出銀行的風險,我也不贊成,股民沒有那么理性。銀行股跌是銀行盤太大,實事求是的說。而且地方融資平台對銀行風險的影響沒有那么嚴重。我們現在124萬億的資產,地方融資平台就算10萬億都拿不回來也沒有那么嚴重,所以我覺得不要高估股民的理性。這兩點,我認為是實事求是的回應。

  關於銀行和資本市場,應該從世界上兩種金融體系說起。一個是市場主導的金融體系,解決資本市場為主的,這是英、美、法比較傾向資本市場。一種是銀行主導的金融體系。中國的金融體系是極端銀行主導的金融體系,這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資產我們銀行占了90%以上,社會融資,銀行在85%左右,這種情況是要改變的。我們說兩句話大力發展資本市場,或者說顯著增加直接融資的比例但是短期內還不太可能,我們要改變銀行主導的金融體系,短期內,可以在極端方面稍微削弱一點,但是銀行主導很難改變。但是即使是我們以後要發展直接融資,發展資本市場,好像銀行要成為21世紀的恐龍,也不可能。資本市場發展銀行也是可以有作為的比如資產證券化、托管等等。

  第二,可能這次危機以後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法案,1933年格拉斯的斯迪格爾,搞了60年,99年11月10號克林頓政府,把那個地方搞混業經營,那么短的時間覺得混業經營不行了,現在叫多德法案,又要搞分業經營。

  我的觀點是,第一不可能回到99年以前的那種狀況。即使有也不可能回到這樣的狀況,我覺得應該是否定又否定的。銀行和資本市場的關係可以說是剪不斷理還亂。

  第二點,不能因為這次出現了危機或者說銀行跟資本市場這種關係或者混業經營出現了問題就因噎廢食。銀行和資本市場的關係,沒有資本市場的銀行,沒有銀行的資本市場都是不可能的。可以說資本市場離不開銀行,銀行里不開資本市場。比如說我們現在的銀行124萬億的資產,中間真正的各項信貸資產貸款余額也就60多萬億,剩下的相當部分是跟資本市場相離棄的。銀行存款80多萬億,現在是資本市場,尤其是理財是存款的替代。銀行和資本市場隔離不開。

  最後一個歸納性的觀點我們今天紀念董老師,他們那一代經濟學家,研究經濟問題,這種社會福利的視角,我們要回歸到社會福利的這種視角來看資本市場。我們搞市場經濟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多問題呢?我想看不見的手是說每個人追求自身利益,但是最後達到每個人意想不到的結果解決社會福利的增加。這是有條件的,首先是公平交易,充分競爭。我要拿到一個東西,我要給妳一個東西,簡單的說市場就是這樣,而且競爭性的得到這個東西。回歸資本市場,資本市場是跨時空的交易,有利於結構調整等等,但是有一條不能把資本市場當成機構和個人去冒險的平台。如果都把它當成這樣一種投機,資本市場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