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變身重構四業務平台:旗下九游悄然躍升

北京新浪網 (2012-07-14 02:4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張昊

  俞永福(UC董事長兼CEO)還是決定公布這個消息,以他的個性,這本是一個“悶聲發大財”的好機會,他甚至有些擔心有可能引發的各種外界質疑。

  “九游確實是UC旗下的業務,一直發展不錯,我相信手機遊戲在移動互聯網是個重要的方向。”6月12日,俞永福在微博上做出了回應。前一天,在中國移動公布的3月份網關數據中,九游這家默默無聞的公司已經以12.05%的市場占有率“悄悄地”排在了QQ遊戲之後,這引起了業內對這家公司背景的猜測。

  實際上,九游在2009年就被UC收購了。“為什么要等到今天才發布呢?正是因為我們看到了遊戲已經表現出很大的潛力和爆發的趨勢,我們需要鼓勵更多的開發商參與,這對於我們整個移動互聯網商業模式的健康成長非常重要。”6月26日,俞永福正式公布了UC的業務布局,在UC瀏覽器這一流量入口之上,重新構建了四個業務平台:移動遊戲平台、信息服務平台、移動社交平台、應用發行平台。

  UC一下子“豐滿”起來了。一周之前,它還因為被傳“模式單薄”、“經營不善”,而尋求百度的收購。簡單地說,它有了平台的樣子,它開始思考所擁有的這2億月活躍用戶和1500億月PV流量的價值所在。當然,這不是一次粗暴的變現,因為在俞永福看來,所有的流量都應該是智能的,這一切都會隨著用戶需求而流向最有價值的地方。

  遊戲路徑

  “其實這個事情已經做了3年多了,衹不過是想潛得更久一些,這有利於我們的發展。”2008年,俞永福便在內部開始了一系列關於遊戲價值的探討。但這樣的探討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內部態度一致得惊人,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遊戲是手機上的第一座“金礦”。“當時我們主觀地認為要把三件事做好:第一是遊戲的發行平台,第二是遊戲的專業門戶,第三就是社交遊戲的開發。”俞永福的邏輯並不復雜:UC定位為平台商,所以發行的能力必須過硬﹔而在流量達到一個級別之後,需求分層的現象就會日益明顯,會出現各種形態的遊戲和不同程度的玩家,而像九游這樣的遊戲門戶正是為了黏住那些重度玩家,給他們一個交流的平台﹔當然,社交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社交和遊戲的天然适配也使得UC必須抓緊這塊市場,UC樂園的搭建也正是基於這一點。

  於是,2009年,UC成立遊戲頻道,提供遊戲下載,主要做遊戲發行,解決的是用戶“玩什么遊戲”的問題﹔2010年收購九游,主要是解決“怎么玩遊戲”的問題﹔而在2010年6月,UC樂園正式上線,俞永福甚至特意找來了前百度電子商務事業部總經理李明遠這樣的業內“大牛”掌舵。

  據UC COO朱順炎透露,2011年5月,遊戲頻道和九游開始雙線合併運營。由於這兩個平台原本定位就有差異,所以在業務上並無沖突,合併之後也起到了互補的作用。“而之後的UC樂園正好承擔了維護用戶關係的功能。我們認為,一款遊戲的成功=(遊戲發行+遊戲運營)×用戶關係,好的用戶關係平台能夠為一款遊戲的成長帶來幾何級數的增長效應。”

  涉足遊戲業務之後,UC瞬間增加了近百人。因為這和之前的應用軟件發行完全不是一個概念,遊戲在PC端上的發行推廣模式已經非常成熟,而這些模式都被搬到了移動互聯網上。

  UC目前有三種合作方式:第一種就是純粹的發行,用戶衹要下載這個遊戲就完成任務了﹔而第二種叫聯合運營,雙方都需要承擔一部分責任﹔第三種是獨家代理,就是把遊戲全部交給UC,除了研發之外,大部分的事情都由UC完成。而在這幾種模式裡面,後兩種是最受歡迎的。“我們對用戶需求的理解衹有在聯合運營和獨家代理的時候才能用得上,如果衹讓UC發行,那么這個平台的價值是打折扣的。”朱順炎稱。

  此言不虛。在UC內部,已經形成了一套機制,就是市場部門要時刻保持與CP(內容提供商)的溝通,UC需要滿足合作伙伴的合理訴求。當然,也正是在這個基礎上,它有了更多對用戶習慣的准確把握之後提出的建議。

  例如在市場計劃的制定上,有些CP會把遊戲的公測時間定在每月的中下旬,甚至月末。這時UC就會建議他們修改公測計劃,因為中國移動互聯網有一個“25號效應”,也就是每月底往往是流量包月即將到頂的時候,用戶對手機上網會比較謹慎,不會太頻繁。

  而且有些建議甚至決定了整個遊戲平台的走向。2011年上半年,還有很多手機遊戲CP基於Java平台和塞班平台研發產品,因為當時這兩大平台的用戶量仍然是最大的。但UC在當時已經准確地預見到Android平台的爆發,所以強烈建議CP們重視對Android的支持。果不其然,第一批轉向Android的《新三國爭霸》、《仙俠傳說》、《武魂》等都成了各大平台的明星產品。

  如今在UC遊戲平台上運營的產品超過了200款,月收入超過百萬的遊戲就有10款以上,一個不是官方披露的數字是每月的營收達到了數千萬元。但這顯然不是俞永福的目標,“到2014年,手機網游這個行業一定會有過百億的收入。”而他對UC遊戲平台的目標則是在2012年給CP的分成超過1億元,這意味著按照“五五分賬”的分配體系,UC至少要賺到2億元。

  這就需要有更多的CP和產品來到這個平台上。UC“拉”來了Gameloft,在中國大陸地區獨家代理其大型3D在線遊戲《混沌與秩序Online》,這款被稱為“手機上的魔獸世界”的遊戲在33個國家和地區的遊戲排行榜上穩居第一。

  為了樹立這個標桿,UC傾斜了很多資源,而Gameloft也表現出了足夠的熱情。《混沌與秩序》在海外市場一直是采用付費下載的形式。但UC基於多年的遊戲運營經驗,考慮到中國網游市場的現狀,一來“下載免費,道具收費”是主流,二來相對於團隊配合,中國玩家更重視個人的快速成長。所以UC建議國內版本采取下載免費,道具收費的策略,而最終也說服了他們。“現在就是兩種玩法,對於大家伙,我們就是one for one,有很多個性化的服務。而對於中小CP,他們更需要流量和用戶,妳需要做的就是明確規定,簡化流程,降低門檻。他們應該自助式的直接接入,而不需要見我。”俞永福稱。

  輪渡

  遊戲平台的搭建在UC轉型的時間表中至關重要,因為在俞永福看來,互聯網用戶已經度過了對信息需求的第一階段,而在第二階段中,以娛樂為主的服務型需求正在快速地增長,到了第三階段,生活服務類需求將會井噴。

  雖然俞永福並不認為UC正在經歷轉型,“創業初期我們就沒有定位為一個軟件,而是一個服務平台,一開始,UC的界面上就不是空白。”但還是有一條清晰的分割線,顯示出了UC的變化。

  2007年7月,俞永福在公司召開了一次名為“青春期問題”的大會,專門探討公司該收還是放的問題。當時很多公司員工認為UC已經擁有了移動互聯網上最大規模的流量,應該做成一個移動門戶,做移動互聯網上的新浪,將流量變現。而俞永福對此堅決反對,“絕對不能這么做,後果是我們會破壞整個瀏覽器的生態系統,妳不會做大的。”

  俞永福在此時表現出了曾經的職業素養:對一個潛在市場的判斷,以及在演進路徑上的敏銳。“用戶需求的路徑已經很明顯了,UC需要考慮的是自己作為移動互聯網的入口服務平台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他想要顛覆瀏覽器的商業模式,因為軟件時代的瀏覽器不過是一個過渡站,而瀏覽器天生就應該是一個服務平台。

  這在那時看來,不過是一個妄語,連他自己都沒有把握。一個簡單的例子,朱順炎是UC第四位創始人,也是天網的創始人。2007年,正是因為UC收購了天網,朱順炎加入了UC。俞永福當時很清楚天網在應用發行上的優勢會讓他的平台計劃初步落地,但他對兩家公司的整合完全沒有底。事後他曾多次提到這個時期,“UC以前強的是產品,而在商務推廣上幾乎沒有積累,說實話,很有壓力。”

  但這也正是在天網上的賭贏,讓俞永福對自己的判斷更加堅定,他開始有更多的想法。2008年,俞永福提出了“內核─HTML 5─Web App”三個關鍵詞。“我們那時下了一招險棋,這可能是個成功的起點,也可能是個危險的起點。”UC另一個創始人何小鵬說。

  UC開始研究瀏覽器的內核,而當時同樣做這件事的衹有Google、苹果、微軟這樣的巨頭以及早就涉獵的Oper-a。俞永福看到了Android平台上的機遇,而衹有在內核技術強大的基礎上,UC才能通過HTML 5完成多種設備之間的互聯互通,這才是構成一個服務平台的關鍵。以此延伸出去,Web App這種商業模式才有其合理性。但這對於一家創業公司來說,很容易造成厚此薄彼的局面,在內核上的投入勢必會削弱其它方面的競爭力。

  幸運的是,俞永福又一次“脫險”。這時,他已經有了足夠的資本,UC的用戶數已經過億,導航和天網的發行業務已經讓UC有了持續的現金流,他甚至不再接受除戰略性投資之外的一切融資。2009年6月,接受阿里巴巴的投資應該是為了布局未來的電子商務業務,而2010年4月接受諾基亞成長伙伴基金的投資目的更明確,那時UC已經在塞班平台上遙遙領先。

  俞永福開始有意識地去整合產業鏈,從支付寶、中國銀聯,到新浪微博、網易郵箱,以及近期的Evernote和中國移動。如今看來,這一脈絡清晰無比,從入口到平台,UC把支付、安全、分享、存儲和文件處理等“基礎設施”全部搭建好了。下一步,他可以嫁接任何合理的商業模式。

  這幾年,他不斷地去美國“取經”,不是去“偷竊”最新的商業模式,因為在移動互聯領域,中國甚至走在美國前面。他是去觀察整個產業鏈的變化,畢竟作為一個平台,UC需要适應生態系統的變化。

  2010年9月的那次,讓他有些喪氣。《連線》剛剛刊發了一篇名為《web已死》的文章,再加上苹果的強勢,使得APP被更多的人認為是未來趨勢。而在2011年的10月和今年的上半年再次來到美國,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大家的聲音開始清晰,我感覺到幾個大的變化,第一是HTML5展現出來的用戶體驗的改善,讓很多人開始樂觀。第二就是產業鏈的推動,尤其以Google、Facebook、微軟這樣的巨頭,給大家指明了方向。”

  “Web能保持整個產業鏈的開放性,這是APP做不到的,這會是一個健康的生態鏈。UC對於很多應用來說,是平台,而我們在Android上,衹是一個APP,大家都能從產業鏈中汲取養分。”俞永福稱。

  “瀏覽器應該更像是一個舵盤,他天生就是一個‘輪渡’,不管是應用發行,還是遊戲發行,都是它所擅長的,它絕不應該是一個軟件。”已經不存在的網景的標誌就是一個舵盤,這讓俞永福感触頗深,當然,網景做不到的,他希望自己能夠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