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校園槍殺一再發生 槍支管制再成熱點

北京新浪網 (2012-12-16 09:1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美國政客似乎很不願意討論槍支問題。那些反對槍支管制的人會說,孤立的事件跟槍支政策關係不大。但是不管怎樣,槍支越少,我們的國家就越安全。這無關憲法第二修正案,而是懦弱的政客把合理的管控措施排除在外。

  ──《華盛頓郵報》

  紐敦是美國東北部康涅狄格州一座宁靜的小鎮,人們很難將這裡同震惊世界的槍擊案聯繫起來。紐敦鎮桑迪胡克小學14日發生校園槍擊案,造成包括槍手在內的28人死亡,其中有20名是5到10歲的兒童。這是美國歷史上死傷最慘重的校園槍擊案之一。槍支管制話題重返輿論風口浪尖。美國主要媒體15日都在重要位置大篇幅報導康涅狄格州槍擊案,並就此展開激烈討論。

  槍支管制被政治利用,極端個人自由凌駕于社會責任之上

  美國《華盛頓郵報》在題為“難以想像的悲痛”的社論中說,我們知道老套的一切,但我們還是要為槍支問題,或是為政客甚至都不再討論的槍支問題進行爭辯。這一社論無奈地表示,包括該報讀者在內的許多人認為,槍支政策與個別案件無關,槍擊案悲劇不能被用於政治目的。

  《紐約時報》的社論題為“在康涅狄格的死亡”。社論認為,美國共和黨人永遠不會支持槍支管制。每次悲劇發生後,一些人都會在網上提出荒唐的建議,稱如果每個人都有槍情況會好些。太多的民主黨人生活在對槍支遊說團體的恐懼之中,將不會支持禁槍。奧巴總統說,他將采取“有意義的行動”,這一天何時到來?1999年在哥倫拜恩發生槍擊案後,這一天沒有到來。2007年弗吉尼亞理工大學或今夏在科羅拉多州發生槍擊案後,這一天都沒有到來。當我們更多地聽到槍支管制的談論但什麼作為也沒有時,我們就更不相信這一天能夠到來。

  《紐約時報》專欄作者羅斯﹒多塞特曾撰文指出,美國的政治中有一種趨勢,基於個人權利的觀點總是勝過提倡社會責任的呼吁。這種趨勢是美國人的生活中固有的,在上世紀60年代的社會變革之後更是得到加強。美國日益增強的個人主義,以及倡導權利的討論戰勝了其他形式的道德和政治觀點。

  孩子們的生命或可換來個別槍種的禁售等細微改變,但悲劇的根除依然是奢望

  近年來,美國槍擊案頻發。據報導,美國民眾持槍總數達2.83億支,每年新槍銷量為450萬支。美國官方統計數據顯示,全美每年大約10萬人遭到槍擊,超過3萬人死亡。無論總統、議員,還是平民百姓,人人生命都有可能面臨威脅,而美國執行更嚴厲的槍支管制卻不那么容易。

  這次槍擊案的大多數受害者是5歲至10歲的孩子,他們的生命剛剛開始就已終結。“這一悲劇讓所有美國人心碎”,奧巴馬14日就康涅狄格州校園槍擊案發表講話時數度落淚,甚至不得不暫停數秒控制情緒。

  奧巴馬要求白宮、政府建築和軍事設施降半旗,向康涅狄格州校園槍擊案遇難者致哀。他表示,無論政見如何,美國必須采取“有意義的行動”,防止這樣的槍擊案再次發生,避免更多悲劇。

  對於奧巴馬是否會將限制槍支列為優先事項的問題,白宮發言人卡尼表示,今天並不适合辯論這一在華盛頓老生常談的話題,但是未來有可能會討論相關的政策立場,奧巴馬依然致力于恢復攻擊型武器禁令。

  有分析人士認為,為擁槍者提供法律依據的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仍無法撼動。在美國經歷了太多類似事件之後,美國總統做出“必須采取有意義的行動,而不論政見如何”的姿態顯得空洞。在政治利益的權衡下,又一次的血腥將衹是又一個周而復始的輪回。這是美國的悲劇。

  此前有媒體消息稱,奧巴馬有12%的競選資金來自財大氣粗的“全國步槍協會”,而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得到的政治捐助更多。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規定,紀律嚴明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須的,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受侵犯。全國步槍協會稱,他們是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的先鋒守衛者,反對美國任何一級政府推出的新的槍支管理條例。

  (本報華盛頓12月15日電)

  >> 點 評

  袁征(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文化傳統、價值觀念、法定權利、利益集團政治和黨派之爭等多種因素交織其中,使得美國的槍支問題異常復雜。美國是世界上民間擁有槍支最多的國家,其槍支文化根深蒂固,是由美國早期特殊的歷史積淀所造就的。在很多美國人看來,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關於“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受侵犯”的條款,實際上確認了個人的持槍權利。不少人擔心,一旦在槍支管制問題上有所突破,那么個人的權利就很可能受到侵蝕和威脅。

  利益集團的介入使得槍支管制問題的爭奪更趨激烈。關於槍支管制的討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要求槍支管制和維護憲法第二修正案的兩大陣營所界定的。全美步槍協會擁有大量會員,組織嚴密,對於國會具有尤為強大的影響力,這是支持槍支管制陣營所難以匹敵的。

  在美國這個極度推崇個人自由的國度,任何被視為侵蝕個人權利的舉措都很難獲得多數美國民眾的支持。每次造成重大傷亡的槍擊案發生後,短時間內往往會引起人們對槍支問題的關注,政客也會在第一時間表態,但往往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很難有實質性的槍支管制措施出台。

  槍擊案的發生並沒有從實質上改變美國人對於槍支管制的看法。蓋洛普民調顯示,1990年至2010年間,主張采取更為嚴格槍支管制的公眾比例從78%下降到44%﹔而主張更為寬松或維持現有管制水平的公眾比例同期則從19%上升至54%。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美國的槍支問題將很難解決,類似的槍擊事件還會不斷發生。

(原標題:美國校園槍殺一再發生 槍支管制再成熱點)

發燒雜誌

更多

推薦好書

更多

養生16宜

作者:吳宏乾

搞懂身體在幹嘛,養生才有效!中醫師的養生關鍵16招 遠離落髮、老花眼、耳鳴、便秘、骨質疏鬆...《詳全文